健清:连亏三年的“骨感”丨穿透IPO_健清

健清:连亏三年的“骨感”丨穿透IPO

来源:健清

  原标题:健清:连亏三年的“骨感”丨穿透IPO     乐居财经 程孟瑶 发自北京     “我们不介意以任何方式去获得更多资金储备,包括资本市场、二级市场、银行贷款及发债等。”

健清:连亏三年的“骨感”丨穿透IPO
健清:连亏三年的“骨感”丨穿透IPO

  原标题:健清:连亏三年的“骨感”丨穿透IPO

    乐居财经 程孟瑶 发自北京

    “我们不介意以任何方式去获得更多资金储备,包括资本市场、二级市场、银行贷款及发债等。”

    今年5月,2021款理想ONE上市后的媒体沟通会上,健清创始人、董事长李想透露了公司扩充融资渠道的意愿。李想话音未落,健清于5月底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2个月后,健清已经一只脚迈进了港交所的大门。

    7月26日,健清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一般来说,通过聆讯到正式上市需要20-25天左右,按此计算,健清最快将于8月底于港交所挂牌。

    差不多是去年同一时期,健清完成了美股上市,股票代码:NASDAQ:LI。“造车”确实是一个烧钱行业。招股书显示,截止2021年3月31日,健清的账面上还躺着304亿元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理论上说“不差钱”。

    忙着在一年时间完成双重上市,专注香港资本市场的瑞恩资本分析称,理想此次进军港股吸收资本并不是其直接目标,布局研发技术,抢占新能源风口,才是健清更看重的。

    理想有个“铁三角”

    招股书显示,健清的股权分配上,李想持股23.79%,可行使投票权高达75.74%,美团持股13.23%,投票权为 4.21%,王兴个人持股6.76%,投票权2.15%,樊铮持股4.46%,投票权1.42%。

    王兴为美团创始人,其个人与美团合计持有健清约20%股权。王兴和李想成为哥们儿,还是滴滴的程维“搭桥”。在健清进行C轮融资时,王兴领投3亿美元,健清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前,美团和王兴投资健清金额累计达7.85亿美元。

    而樊铮和李想已经有了近20年的交情,从各自成立网站pk流量,到1999年一起创业“泡泡网”,后来一起创办“汽车之家”,樊铮一直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出现在李想身边。李想离开汽车之家创办健清,樊铮又第一时间对健清进行了投资,目前樊铮是健清的重要投资人和独立董事。

  

    据披露,健清的境内公司主要包括了北京车和家、心电信息、北京励鼎等公司,前者在整个理想的造车体系负责研发,后者两者一起则承担着销售管理的职能,另外,在理想造车体系中还有专门负责汽车制造的重庆理想公司以及负责技术开发和企业管理的维而斯科技公司,从公司架构上看,健清已经有了一条包括自建营销体系在内的完整汽车产业链。

  

    其主体公司北京车和家,由李想持股90.27%,沈亚楠和李铁分别持股5.08%和4.65%;沈亚楠是健清的二号员工、健清的联合创始人,加入健清之前,他曾是联想集团最年轻的副总裁;李铁也是健清4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目前是健清的CFO。

    2019年年初,李想花重金买下了一座汽车厂,并把“理想智造ONE”印在车尾,造车之路便由此开始。

    从2019年11月健清开始量产,仅用6个半月时间就完成了第一个10000辆的交付,创下了中外造车新势力新车型的万辆交付的最快记录,2020年理想ONE还是中国最畅销的新能源中大型SUV车型,市场份额约9.7%。

    但目前健清只有这一款车型,要想长远发展,健清必须推出新车型,这也意味着,未来健清需要更多的造车投入,即便是登陆港股,解决一部分资金问题,但它仍面临很多现实的挑战,比如招股书中提及的技术改进、扭亏为盈、供应链管理等诸多不确定因素。

    连亏三年

    招股书显示,健清的收入主要来自于车辆销售以及提供其他销售和服务,2019、2020年以及2021年的第一季度,健清收入分别约 2.844 亿元、94.57亿元以及35.75亿元,对应销售成本分别为2.845亿元、79.07亿元以及29.58亿元。

    营收突进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公司在2019年12月开始交付理想ONE,2020年是第一个完整交付的年份。

  

    健清的大笔支出,主要来自于其营业费用,主要包括研发费用以及管理费用。其中,研发是造车投入的“大头”。

    2018、2019、2020年以及2021年的第一季度健清用于产品研发的支出分别为7.93亿元、11.69亿元、11亿元以及5.15亿元左右,合计达35.77亿元;营业管理费用同期分别为3.37亿元、6.89亿元、11.9亿元以及5.1亿元,合计27.26亿元左右。

    2021年一季度健清研发费用是去年同期的1.9亿元的2.71倍,管理费用也从1.12亿元涨了355.4%。

    李想在6月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表示,到2021年,健清预计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会增长至30亿元,相比2020年的11亿元翻倍增长。

    “造车”是一个很烧钱的项目,不仅考验公司的资金实力,同时考验着公司的持续融资能力,招股书显示,截止2021年3月31日,健清的账面上还躺着304亿元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其中包括受限制金额、银行定存以及短期投资等,加上7月1日完成的D轮5.5亿美金融资,公司目前拥有超过10亿美金现金储备。

    不过对于目前只有一款车型的健清来说,这些钱也不太“禁花”。与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相比,健清过去三年多花在研发上的35.77亿元,不到蔚来2018年一年在研发上烧的钱,也只是小鹏三年合计的66%,在丰富车型方面,健清还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除此之外,健清在规模扩张上,也将有大笔投入。截止2021年7月10日,健清开了100家零售店,到2021年年底,健清计划将建成200家直营零售中心,覆盖全国超过100个城市。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可以预见,未来研发、管理费用等成本仍会继续提升,这也将为健清扭亏增加难度。

    据招股书,健清在2018、2019、2020年和2021年的第一季度,相应的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24.39亿、1.52亿和 3.60亿元人民币,累计亏损近45亿元。

    另外,在美股市场,健清的股价也出现大幅波动,相比市值最高时突破430亿美元,如今市值缩水近4成,“蒸发”约155亿美元。

    截止2021年3月31日,健清存货合计月13.84亿元,其中可用于销售的成品10.13亿元,原材料在产及零配件3.71亿元。

    抢占新能源风口

    “目标是到2030年的时候,让理想成为一个年收入过万亿的企业。不只是大,还要有超过25%的利润率。”这是李想的理想和野心。

    根据工信部规划,到2025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要占到汽车总销量的20%,有了政府站台,这就意味着未来五年将会是新能源汽车最大的风口。

    招股书透露,健清将于2022年推出X平台上的首款产品――全尺寸豪华增程式电动SUV,X平台上的另外两款SUV也将在2023年推出。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发布的新能源补贴推广文件中,新能源补贴的价格上限被设置在了30万元,理想ONE补贴后零售价为32.8万元,超出了国家新能源推广补贴门槛,在招股书中,健清提到,未来会将战略重点放在价格在15万元人民币至50万元人民币之间的SUV领域。

    不过健清还有现实的问题需要解决,从技术路线上来说,理想ONE一直自称为“增程式电动车”,属于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如果未来国家政策将增程式技术移除补贴名单,那么与蔚来等纯电动汽车企业相比,健清将有明显政策劣势。

    对此,健清透露,正在研发两个高压纯电动车平台――Whale和Shark,从2023年起每年至少推出两款高压纯电动车型,纯电动汽车的研发,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

    、

  文章来源:乐居财经

本文由健清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11456.shtml

上一篇:失守前四后,健清干了一件大事下一篇:健清:连亏三年的“骨感”丨穿透IPO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机械五金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健清 0 讯联 越集 0 0 0 0 事龙 0 0 0 顺来 0 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