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清:选错路的代价,未来会高到难以承受_健清

健清:选错路的代价,未来会高到难以承受

来源:健清

  在汽车行业,如果选错了技术路径,结局不会太理想。   在与小鹏汽车几乎同时被曝出有上市计划后,健清率先向前走了一步,甚至比预期还早一天。其也成为继蔚来汽车之后,造车新势力中第二家上市的

健清:选错路的代价,未来会高到难以承受
健清:选错路的代价,未来会高到难以承受

  在汽车行业,如果选错了技术路径,结局不会太理想。

  在与小鹏汽车几乎同时被曝出有上市计划后,健清率先向前走了一步,甚至比预期还早一天。其也成为继蔚来汽车之后,造车新势力中第二家上市的车企。

  北京时间7月30日晚,健清在北京顺义交付中心举行纳斯达克上市仪式,股票代号“LI”,IPO定价每股11.5美元,公开募集资金规模接近11亿美元;现有股东还通过私募购买3.8亿美元的公司A类普通股,发行总市值为97亿美元。

  截止美股收盘,股价报收于16.46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43.13%,市值为139.17亿美元,接近蔚来汽车的144.16亿美元。

  与蔚来4年亏损200亿相比,健清在2018年以来的40亿亏损称得上是很节约,但即使这样,健清和李想仍然很缺钱。

  此外,李想曾承诺2020年交付10万辆的目标,但到目前只完成了1/10左右。

  为了让自己的承诺不至于变成一个吹牛,李想不得不选择上市来拯救自己的理想。

  01 李想的偏执和改变

  自健清2015年成立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想的偏执一直都不受业内和投资圈看好。这种偏执,很大可能来自于他对新能源汽车赛道的理解上。

  李想从一开始就将自己和健清定位为“后发者”,“晚出来有晚来的好处,所有造车新势力犯的错、趟的坑,我们都能避开。”对他而言,行业内的痛点已深知无疑——电池续航低、充电设施并不完善。

  正因为这样,在理想ONE的动力系统方面李想偏执地选择了看似完美的解决办法——增程式动力系统。曾在理想ONE的发布会上,李想称该系统“将永远解决电池里程焦虑的问题。”

  就在他的众多拥趸为之疯狂的时候,业内率先对这一动力模式提出质疑。

  在业内一些从业者看来,随着电池技术的迭代,充电配套设施会越发完善,继续选择增程式来解决续航问题是没有必要的。

  实际上也正如他们所料。前不久,特斯拉和宁德时代宣布合作,并表示正在研发一款能续航200万公里的电池;威马汽车也紧随其后宣布小鹏P7的续航已超过700公里。

  如果没有了里程焦虑,健清的增程式将何去何从?对于这个问题,李想原先并不在乎,还是偏执地看好增程式。

  明势资本创始人黄明明曾这样表示:“在新造车行业里,理想产品力是超一流的”,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李想并不会去迎合市场,去讲投资人爱听的“中国特斯拉”故事,反而提出了增程式模式,“在融资能力上,李想只能排在第二梯队”。

  但在融资环境恶化、拜腾、长江和博郡等新势力倒下的惨状下,理想却拥有了强大的支持者。

  美团王兴、王慧文曾多次为健清站台,王兴甚至直接在饭否上回怼网友对健清的唱衰:“有些人碰都没碰过理想ONE,仅凭所谓行业经验/理论/常识就直接唱衰,呵呵。”

  王兴饭否 图源网络

  除了声援和站台,还有真金白银的支持。

  招股书中显示,王兴已为理想投资了8亿美元,加上新晋投资金额,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股权占比为24%,投票权8.3%。

  李想也不是没有改变他的“偏执”。

  就在今年健清沟通会上他曾表示,今后理想ONE的产品定位将从现在的“增程式”转变为更为易懂的“插电式混合动力”。卸下了四年的压力,可以不再一遍遍地向股东和客户解释“什么是增程模式”、“为什么要做增程模式”。

  4月中旬,在健清北京交付中心,一向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的李想,首次出现在抖音直播间当中,与汽车大咖连麦讲述自己的造车心路历程。

  健清CEO李想与主播“虎哥”连线 图源网络

  “千万不要低估了疫情的影响和破坏力,你要做出200%的努力,才有机会拿到之前设定的目标。”李想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表示。

  02 压力之下的上市

  虽说健清IPO风光无两,是行业里久违的好消息,但是这次动作看上去更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招股书可以看到,理想2019年全年实现总营收2.844亿人民币,而到了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增长至8.517亿人民币。不仅如此,截至今年6月30日,健清的毛利率也由负转正到13.3%。

  虽然有好看的“成绩单”,但毛利率转正并不代表理想就不缺钱了。

  虽然李想向来以“抠”著名,理想的省钱程度甚至到了认为在车尾放“健清”不如“理想”两个字节约成本而改名,但对于这个烧钱的行业来说,依旧称得上九牛一毛。

  造车要花多少钱?蔚来创始人李斌曾表示“至少需要200亿以上的资金准备”,并且仍在持续亏损、甚至依旧面临资金短缺的状况。

  从自2015年到目前理想累计融资超过140亿人民币,但这几年的亏损合计已达40亿人民币。招股书中则表明,未来三年资本支出需要104亿人民币,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只有10.544亿元人民币。

  但是,新能源汽车行业集体寒冬,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36.3%。而二级市场的钱也越来越不好拿了。

  “尤其是今年出台的投资管理规定中增加了投资者不能提前撤资等规定,谨慎的投资人们只能收紧钱袋。”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对锌财经表示。

  一直作为主要营收的“大头”——电动车销售方面,交付量也在放缓。

  招股书显示,这两年的健清总营收中,电动车销售营收占比均占98%以上。但数据显示,健清2020年1-6月份的交付量在4月达到最高2622辆,在此后开始下坡,5月和6月较4月分别下降了18%和30%。

  2020年1月到6月造车新势力部分车企的销量 数据来自乘联会

  李想还承受着另一方面的压力。

  早在2016年理想在完成A轮融资时,占股11.745%的利欧股份就曾表示,若在六年之内未能进行IPO,则车和家(健清主体公司)需要回购全部或部分股权。而目前,已是六年期限中的第五年。

  正因为这样,李想一方面处于“对赌”协议的枷锁下,另一方面又需要找钱,双重重压下,决定及时IPO。

  特斯拉、蔚来股价飙升,此时上市对于理想来说,是一个获取更高估值和融资的不错时机。

  03 IPO之后,路还很长

  上市之后,摆在李想面前最大的问题还是量产和交付。

  早在两年前,曾有媒体问李想“交付10万辆是一个重要的门槛,你觉得理想的10万辆什么时候到来?”面对这个问题,李想答到:“2020年百分之百能达到。”

  据乘联会数据,自2019年年底理想ONE交付以来,截止2020年6月16日,理想ONE的交付辆仅达到1万辆。这个成绩相比于其他新势力而言,的确可喜可贺,但也只是李想吹下的牛的1/10。

  剩下的9/10该如何在所剩不多的下半年完成?

  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来看下理想的产能。据了解,健清拥有自己的整车工厂——理想常州工厂,最大产能可达到10万辆,月均可生产超过8000辆。这就表示,对于10万辆的目标,产能方面是可以保证的。

  而问题出在交付上,“4月的销量已经达到2622辆,6月份交付量一定能达到3000辆以上。”一位接近健清的人士对媒体表示。但真到了6月,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交付仅有1834辆。

  原因大概率还是出在李想偏执看好的增程式上。

  在新能源汽车的核心战场北京,像理想ONE这样的增程式汽车由于政策原因只能使用燃油车指标,不能使用纯电动指标,这就意味着被侧面性的限购,导致极大地影响了销量。

  祸不单行,4月底,一则《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表示插电混合动力乘用车(含增程式)补贴仅有0.85万,并且售价不能高于30万。

  增程式汽车本就比一般混动汽车还高出一截,加之补贴力度再次退坡,这对于售价30万以上,主打高端的理想ONE来说,这可谓是当头一棒。

  理想选择用线下扩张店面的办法来解决困境。最近,健清官方表示,在2020年第三季度将零售中心扩张到30个城市以上,年底前拓展至100个城市。

本文由健清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11457.shtml

上一篇:披上互联网的战衣,健清变身“LIANJIA . 健清”下一篇:健清:选错路的代价,未来会高到难以承受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机械五金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健清 太基 0 明中 0 0 0 太基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