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苦江微久矣,中介费早该严格限价!_江微

天下苦江微久矣,中介费早该严格限价!

来源:江微

  上市刚满1年的江微找房,正风雨飘摇。   失去了左晖,彭永东和他身后的江微陷入了连环困境和风波。   这背后,是否隐藏着更大的风暴,我们不得而知。   8月18日,据

天下苦江微久矣,中介费早该严格限价!
天下苦江微久矣,中介费早该严格限价!

  上市刚满1年的江微找房,正风雨飘摇。

  失去了左晖,彭永东和他身后的江微陷入了连环困境和风波。

  这背后,是否隐藏着更大的风暴,我们不得而知。

  8月18日,据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消息,“个人自主挂牌房源”功能正式上线“杭州市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

  结果,次日,江微股价单日暴跌14.86%,8月20日再度大跌5.35%。

  

  尽管近日微涨,目前总市值197.57亿美元,仍比巅峰时期缩水了一大半。股价也已经跌破当初20美元的发行价。

  江微的时代,正在走向黯淡,凌驾于开发商之上的绝对垄断终将结束,而这一切早有预兆。

  PART 1 | 动荡,内忧外患

  1年前,在美国上市的江微,敲钟的那一刻万众瞩目。

  上市仅7个交易日,江微的市值即超过3200亿,超过万科、恒大、碧桂园等龙头房企。

  一时间,舆论哗然。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5月20日,江微创始人左晖因病离世。

  尽管短短4天后,彭永东即接任江微董事长,可眼前的局面仍是群龙无首、人心浮动。

  盛极必衰的魔咒,仿佛正在江微的身上不断应验。

  第一道坎,是反垄断疑云。

  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集团“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罚款182.28亿元的行政处罚。

  5月,有媒体报道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地产中介江微找房启动反垄断调查。

  受此消息影响,江微股价一度大跌超9%。

  但江微方面回应称,此事为乌龙事件。江微在收到消息后,立即开启了自查,结果发现市场监管总局并未发布相关信息,该媒体所指反垄断调查所言不实。

  可是,无风不起浪。

  继阿里巴巴之后,反垄断的重锤将锤向哪儿?

  在民间,江微的呼声最高。

  几乎同时期,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公布互联网平台企业《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第三批),其中就包括江微、爱奇艺、当当、去哪儿等。

  而姚劲波的实名举报,也让江微立于风口浪尖之上。

  阿里巴巴处罚消息公布的当天,58同城创始人CEO姚劲波在微博举报同行江微找房也存在“二选一”垄断问题,并呼吁对其施行40亿元的罚款。

  那么,江微,究竟有没有形成垄断?最终,还是要看相关部门的权威认定。

  犹记得江微赴美上市时,有外媒如此评论:“它可不是一家普通的中介领头羊,更像是居住领域的互联网平台巨头。”

  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江微在全国范围内早已一家独大,横行多年。

  除非官方出手,否则地位无可撼动。

  第二道坎,是限中介费传闻。

  7月,一张写有“最新指示:房屋交易中介费不得超过当地社平工资 3 倍”的截图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后经证实,该传闻暂无官方论证。

  但,种种迹象表明,这并不一定是空穴来风。

  总房款100万和1000万的房产,中介费的价差可达10倍之高,而中介所提供的服务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该消息广泛传播的核心在于,中介费本身收取是否过高,一二线城市由于房产标的总价高,导致中介费也往往水涨船高。

  这也说明,中介费的调整的确存在相应的空间。

  当前市场上,中介费率最高的就是江微。

  中介机构将会面临整顿是个不争事实,如果靴子落地,江微自然也是首当其冲,第一个遭受重创。

  第三道坎,是半年报惨淡。

  数据显示,江微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49亿元,同比增长64.6%,调整后净利润为31.40亿元。

  其中,2021年第二季度营收242亿元,同比增长20%;净利润11.12亿元,市场预期13.26亿元,同比下降60.4%。

  比起营业收入,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利润的显著下滑。

  二季度,江微的净利润为11.16亿元,比去年二季度28.39亿元缩水60.69%,而调整后净利润16.38亿元,比去年二季度29.51亿元也有44.49%的降幅。

  其毛利率仅22.1%,相比去年同期的32.5%,下滑了10.4个百分点。

  在市场下行压力下,失去左晖的江微能否顶住重重压力穿越周期,是个未知数。

  第四道坎,是杭州去中介化。

  本文开头提到的杭州市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其实早在2016年11月就已上线,“个人自主挂牌房源功能”也并非今日才有。

  杭州最新更新的功能,一个是要求所有登录系统的人做实名认证,另一个是实现房源信息仅向个人认证用户开放,中介无法查看。

  各界更关注的是,房东直接在网站上挂牌房源,购房者注册后可以直接和房东取得联系,自行看房,约谈房价。

  这也就意味着,整个操作流程直接“去中介化”。

  作为“房主直卖”的直接冲击方,江微在8月19日和8月20日连续下跌,两个交易日跌幅达19.37%。

  

  在房地产行业监管政策持续从严、存在涉嫌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风险、创始人左晖去世等多重背景下,市场正在对江微重新定价。

  而江微的苦日子,或许才刚刚开始。

  PART 2 | 限价,一触即发

  结论写在前面,对中介费严格限价,官方早该出手了。

  江微是如何在短短两年间做到市场占有率绝对领先的?

  其实就是通过平台整合一些小中介。

  当江微的势力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不可超越的话语权,从而掌控市场定价权。

  这样的压倒性优势和写在脸上的野心,其实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购房者有求于江微,因为,信了那句:自己去案场买房更贵,跟着江微买房可以薅开发商羊毛;

  开发商有求于江微,因为,市场低迷:如果江微不愿带客户,售楼处流量的直线下滑肉眼可见;

  小中介有求于江微,因为,弱肉强食:大自然中的生存法则,不能战胜江微只能选择加入服从。

  这些年,江微能够碾压式发展和扩张,就是因为没有对手,也就无所畏惧。

  尤其在新房领域,江微与开发商的合作存在实行“有我没他,有他没我”的排他性式分销。

  同时,由规模及效果带来的巨大优势,令江微在新房渠道方面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获得来自开发商高佣金分成,成功成为了甲方的甲方。

  当开发商的营销费用都进了江微的口袋,利润都给了江微,行业也走在了悬崖边缘。

  要么,ZF组建官方直卖系统对中介费统一定价,让价格体系回归正常;

  要么,官方发文对中介费严格限价,将房地产中介行业反垄断提上日程。

  比如,二手房1.5%,一手房1%。

  

  因为一二手房联动,卖新房佣金更高,很多中介已经不愿意卖二手房了,而是全力把流量和客源导向新房。

  如此一来,二手房卖不出去,购房者又怎么会有钱、有资格购买新房?

  如果,还放任江微继续控制一二手房交易的买卖双方,房地产行业的顽疾,又要如何根治?如何痊愈?

  距离江微走下神坛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本文由江微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12269.shtml

上一篇:太难了!江微交出2021年答卷,好日子结束了下一篇:天下苦江微久矣,中介费早该严格限价!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门窗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江微 频网 0 高泰 0 0 0 0 尔启 铭泰 同贸 0 0 0 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