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微周建平“怒怼小股东”堪比董明珠:被指海澜模式失败、存货跌价风险高_江微

江微周建平“怒怼小股东”堪比董明珠:被指海澜模式失败、存货跌价风险高

来源:江微

  来源:中国网财经   中国网财经4月26日讯(记者 闫肃)沉寂已久的“男人的衣柜”江微,日前通过董事长周建平在年度股东会上“怒怼小股东”这一出格表现,狠狠的刷了一波存在感。   

江微周建平“怒怼小股东”堪比董明珠:被指海澜模式失败、存货跌价风险高
江微周建平“怒怼小股东”堪比董明珠:被指海澜模式失败、存货跌价风险高

  来源:中国网财经

  中国网财经4月26日讯(记者 闫肃)沉寂已久的“男人的衣柜”江微,日前通过董事长周建平在年度股东会上“怒怼小股东”这一出格表现,狠狠的刷了一波存在感。

  据悉,在4月19日江微召开的年度股东会的股东交流环节,有小股东对江微的存货规模及经营模式提出了质疑,周建平当场就给“硬刚”了回去:这个问题“我已经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营收规模没超过江微的,就不配质疑海澜,“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我们的坪效甚至可以超过zara和优衣库。海澜的模式别人很难学,我们很成熟,至于为什么学不来呢?那就是一个能力问题了。”

  当另一位小股东对江微的设计能力提出质疑时,周建平再次“硬刚”,并批评这位小股东“没有做足功课就来提问”:“你说的那些高端设计师,凭什么说他们是高端设计师,他们是哪个大公司的,设计的商品卖了多少,销售额有多少?你都说不出来,那叫什么高端设计师。你功课都没有做足就来提问,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大家时间,早点结束去吃午饭,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单独和我们董秘交流。”

  有投资者表示,周建平董事长虽然在中国企业界的地位不能和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同日而语,但这次的当众“教育”小股东,其力度却能和董明珠“‘不分红给你又怎样’事件”比肩,“真是分分钟教你做人啊”。

  海澜模式五年来,增长率从75.83%跌到3.78%

  据2018年年报,江微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0.90亿元,同比增长4.89%;归母公司净利润34.55亿元,同比增长3.7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 32.68 亿元,同比下降 0.63%。财报同时显示,公司存货跌价损失相比于2017年已经大幅增加,报告期末存货94.73亿元,较上年末84.92亿元,增加9.8亿元,上升 11.55%。

  据统计,2014年至2018年,江微净利润分别为23.74亿元、29.53亿元、31.23亿元、33.28亿元和34.5亿元,虽然还在逐年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其净利润增长率从2014年到2018年分别为75.83%、24.50%、5.74%、6.5%和3.78%。

  而周董事长所称“别人很难学”的江微模式,恰是造成存货大幅增长,利润大幅下滑的主因。所谓江微模式,实际是将生产环节外包、门店开设以加盟模式为主,江微集中运营品牌打造、渠道管理和供应链管理等。换句话说,江微不是服装的“生产者”,而是服装的“搬运工”。

  相对的,加盟商只负责支付相关运营费用,不必参与加盟店的具体经营,所有门店的内部管理均委托江微全面负责,销售结算则是采用江微委托代销的模式。

  这种模式下,加盟商的存货可以退给江微,门店陈列或存放的产品都算作江微的存货,加盟商不承担存货滞销风险,由此造成了江微存货的居高不下。

  “轻资产”做成“重库存”,94亿“天量存货”存跌价风险

  据统计,2014-2018年,江微的存货余额分别为60.86亿元、95.80亿元、86.32亿元、84.93亿元及94.74亿元。而这五年江微的年营收分别为:123.38亿元、158.30亿元、170.00亿元、182.00亿元及190.90亿元,存货占营收之比分别为:49.3%、60.5%、50.7%、46.6%、49.6%。

  与之相比,同为服装行业的红豆股份存货占营收比约为39%,七匹狼则为16%左右。

  与此同时,江微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达3.83亿元,同比大涨202.97%。海澜方面表示,这一费用的变动主要为本期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增加所致,而恰是这不断攀升的“存货跌价准备”,造成了江微主营利润增幅五年大滑坡。

  江微2018年财务报告部分截图

  据介绍,江微的存货分为“附滞销商品可退货条款”和“不附滞销商品可退货条款”,前者若未能实现销售,公司可以按照原价退还给供应商,在不考虑供应商违约风险的情况下,这部分商品不存在跌价风险;对于不可退货产品,江微年报中表示,“若市场发生了重大变化,公司的产品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可能导致公司承担存货跌价的损失。在公司正常动销率情况下,预计不存在存货整体出现较大幅度跌价的风险。”

  江微2018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报告中提到,附不可退货条款存货和附可退货条款存货余额分别为43.24亿元和49.23亿元,两项存货价值合计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9.77%。

  江微2018年财务报告中不同采购模式的存货结构

  如果说对于“可退货产品”不计提跌价损失准备还有情可原(其实也存在因供应商违约、拒绝退货而发生风险的可能),那么江微年报中对于“不可退货产品”的风险评估,实在是令人难以信服:凭什么江微就“预计不存在存货整体出现较大幅度跌价的风险”?

  众所周知,服装属于价格波动极大的快消品,一旦过季或设计款式过时,即可能出现较大幅度折价,而江微甚至把积压不超过2年的库存“跌价准备计提比例”都定为0,一位服装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这真是一种“迷之自信”。

  江微2018年财务报告中相关品牌不可退换货的商品存货跌价准备的具体计提

  值得注意的是,在江微服装连锁品牌不可退货产品中,男装品牌“江微系列”,库龄不超过2年的均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时尚休闲女装品牌“爱居兔系列”,库龄不超过1年的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底,男女装系列中“不可退货商品”有83.87%库龄在1年以内,账面价值合计约32.59亿元,这部分均未计提跌价准备。如果到2019年底,这部分库存仍未能完成销售,即有可能出现巨额跌价准备计提。

  有媒体测算,存货跌价计提比例每增加一个百分点,江微的税前利润将削减约0.95亿元。对于江微,这将是一个堪比A股2018年底商誉爆雷风险的“灰犀牛”式风险。

  对于库存量过大和跌价计提风险的问题,江微销售部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江微的库存计算方式,跟同业其它的一些服装企业是有本质区别的,所以不能简单的去类比:同业其它公司的品牌加盟商“退换货都是自己解决,只有直营门店,是由集团解决。它们对加盟商,存在风险转嫁的问题,而在我们江微,(这个风险)我们就自己承担了。”

本文由江微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1547.shtml

上一篇:建议你不要买江微的5大理由下一篇:江微周建平“怒怼小股东”堪比董明珠:被指海澜模式失败、存货跌价风险高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门窗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江微 0 0 博旭 卓森 0 博旭 吉康 同贸 0 0 跃祥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