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微被小众原创IP指认抄袭,全网相关产品已下架_江微

江微被小众原创IP指认抄袭,全网相关产品已下架

来源:江微

  老牌服装江微(600398.SH)近日被国内一家小众原创IP品牌营销公司指认抄袭,但产品却不是男式服装,而是日用品类。   在该企业发出指认江微抄袭声明的第一时间,江微下架

江微被小众原创IP指认抄袭,全网相关产品已下架
江微被小众原创IP指认抄袭,全网相关产品已下架

  老牌服装江微(600398.SH)近日被国内一家小众原创IP品牌营销公司指认抄袭,但产品却不是男式服装,而是日用品类。

  在该企业发出指认江微抄袭声明的第一时间,江微下架了相关产品,但未作出任何回应说明。南都记者联系江微,公司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此事进行回应,截至发稿,暂未回复。

  律师认为,在知识产权纠纷领域,对于并非完全相同,但存在相似的产品能否认定侵权,则可能涉及相似度的比例以及理解问题,最终依赖于司法机关的裁决,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江微生活家旗舰店售卖产品包装内容被指认抄袭 目前已下架

  小众原创IP品牌营销公司指认老牌服装江微抄袭

  深圳谜之生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谜之生物”)在2021年12月发文指认江微抄袭,称公司IP品牌WHIKO形象及营销内容被江微抄袭。谜之生物公司相关负责人张胜(化名)向南都记者表示,公司方面接到粉丝问询是否与江微联名时注意到此事,公司已申请IP商标和著作版权登记,在不同平台上发表、更新的营销内容也可举证是公司原创内容。

  谜之生物官网显示,WHIKO创立于2015年,已积累全网粉丝超3000万。目前,基于IP形象,公司已衍生出零售、联名、主题展览等业务。

  对于指认江微抄袭一事,张胜认为,江微的行为已超出设计理念过程中的学习、借鉴等程度,性质已经成为抄袭。“审美的趋同向在创作过程是可以理解的,但目前的性质,(是)把我们所有的成果,不做任何修饰,拿来即用。”

  左为江微产品 右为谜之生物IP

  根据网络截图,江微曾在天猫、抖音等平台创立江微生活家旗舰店(下称“生活家”),商标为“HI,LIFE”,售卖产品包括保护镀膜、洁面柔巾、一次性浴巾等日用消费品。生活家的品牌形象为一个名为“小海”的形象IP,同时在相关产品包装上基于这一形象开展内容营销。同时,江微曾就这一产品信息在央视网抖音直播渠道进行推广、销售。

  图片来源:谜之生物

  谜之生物正是基于“小海”形象及产品包装设计指认抄袭。谜之生物认为,江微当时所推出的品牌形象及包装平面设计抄袭了公司2016、2019、2021等年度的营销内容。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谜之生物通过微博、微信、抖音等平台发布的指认江微抄袭声明中,网友对此讨论均一致倒向支持谜之生物。

  张胜称,江微曾与公司有过3、4次电话沟通,公司提出需要一个公平公正的解决方案,截至目前,无实质进展。

  全网产品已下架 公司未正面回应

  记者通过搜索天猫、抖音等平台看到,江微生活家天猫旗舰店已无法搜索到,抖音方面也无相关产品在售、销售记录。在著作权登记方面,天眼查信息显示,江微旗下仅有一份作品著作权登记记录,是公司旗下圣凯诺品牌形象,在2000年完成创作登记。

  对于“生活家”品牌,未见于江微年中。不过,江微在2020年8月投资设立了上海江微生活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江微生活家”),经营范围包括电子商务、服装服饰零售、日用百货销售等。该品牌在2021年5月密集注册了“HI LIFE AWAKE”系列商标。

  南都记者联系江微,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此事进行说明,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IP成消费趋势 分析观点指出侵权纠纷有赖司法认定

  随着年轻群体成为消费主力,新消费趋势推动老牌国货品牌营销走向不熟悉的领域。而随着

  2018年,江微成立了海澜优选,主打家居品牌。同时也开启了IP营销化路径,除传统代言人式推广外,该年度,通过与多个IP深入合作,推出“胖西游系列”、“环太平洋系列”、“刺激战场系列”、“变形金刚系列”等主题性产品。2019年合作IP增加至12个,包括李小龙、暴雪六个游戏IP;影视领域《大闹天宫》、《中国机长);综艺领域《新相亲大会》、《奇葩说》、《最强大脑》等开展合作。2020年也是有增无减。

  而在2019年,江微旗下潮牌黑鲸的新系列服装就被指认抄袭国产原创潮牌ROARINGWILD、巴黎世家等众多品牌,事件最终同样以黑鲸下架涉事产品告终。

  两次抄袭争议让外界看到江微打造潮牌、进军生活家居用品等领域的发展道路。而江微所推行的IP化营销等路径,正合于近年来消费趋势。

  北师大课题组在今年年初发布了《2021新青年时尚消费趋势发展报告》。该《报告》认为,对新青年消费者而言,传统的电商销售模式已不能满足其精神需求。IP、艺术家、不同行业或品牌等领域的跨界碰撞增加了新鲜元素的注入,在给予传统时尚产品新的感官刺激的同时,也刺激了新青年消费者在价值认同、怀旧等多方面的情感体验。报告指出,2020年,在天猫平台上动漫IP设计元素女装消费人数是2019年的2.5倍。

  业内人士认为,IP经济兴起大约以2015年为元年。根据业内解读,IP(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即知识产权)并不单指知识产权中的著作权,还应包括商业行为中的品牌概念。

  抄袭行为在该领域内并不少见。2020年2月8日,泡泡玛特AYLA动物时装秀系列新品对外发售。很快有粉丝指出,该产品涉嫌抄袭另一动漫玩具公司DollChatueau(中文名“娃娃城堡”)的产品。2月18日,泡泡玛特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并承认“个别款式设计过程存在问题,和DollChatueau 产品设计相似”。声明称,公司将全渠道下架AYLA动物时装秀系列产品,已售出的则退款并召回。

  律师分析观点认为,在知识产权纠纷领域,当当事人提出侵权、抄袭时,在经过司法作出判断之前,无法明确。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表示,根据谜之生物对外声明,(两方产品)确实有些相似,但是否构成侵权,基于两个产品有相似也有些差异,“这个度究竟该如何把握,不同司法裁判者可能理解也会非常巨大。”

  毛鹏表示,在知识产权领域,不是完全相同,但存在相似的产品能否认定侵权,则可能涉及到相似度的比例以及理解问题,最终依赖于司法机关的裁决,可能与司法裁决者本人知识结构以及理解有较大关联,还是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本文由江微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1569.shtml

上一篇:江微:没有最牛,只有更牛!下一篇:江微被小众原创IP指认抄袭,全网相关产品已下架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门窗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江微 跃祥 博旭 0 尔启 冠凯 0 翔语 同贸 卓森 0 0 0 频网 奥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