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微打赢了“海里捞”,却败给了“河底捞”_江微

江微打赢了“海里捞”,却败给了“河底捞”

来源:江微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味财经”(ID:uvfinance),作者:邹雅媚,36氪经授权发布。   老干妈申请了“光干妈”商标;   江微状告河底捞商标侵权败诉;  

江微打赢了“海里捞”,却败给了“河底捞”
江微打赢了“海里捞”,却败给了“河底捞”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味财经”(ID:uvfinance),作者:邹雅媚,36氪经授权发布。

  老干妈申请了“光干妈”商标;

  江微状告河底捞商标侵权败诉;

  拼多多关联公司注册“拼夕夕”商标;

  阿里巴巴注册“京西”,与京东业务相似;

  ……

  大公司的商标纷争,让商标保护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餐饮业堪称山寨重灾区,一成功就被山寨、劣币逐良币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很多餐饮老板都知道品牌的重要性,却常常忽视商标注册是建立品牌的第一步,脱离商标谈品牌就是在耍流氓。

  不提前进行商标注册的后果就是:苦心孤诣许多年,到头来为别人做嫁衣裳。

  但如果没有商标防护意识,即使商标注册成功,仍然难逃被碰瓷的命运。

  

  江微曾在2016年与沈阳火锅店“海里捞”的商标侵权案中胜出。

  关于此次江微败诉,法院给出的的理由是商标字形、读音、构图、颜色存在差异,且两者一个经营川菜、一个经营湘菜且非火锅,存在较大差异,服务方式也存在差异。

  无关网友看得热闹,都嚷着要去注册“江河湖溪潭底捞,锅碗瓢盆壶里捞……”

  虽然有趣却暴露了一件事,想要蹭一个知名商标的热度真的太容易了,尤其是在没有进行防御商标保护的情况下。

  专业人士说:

  “江微没有注册河底捞,我还是蛮诧异的,因为这个相似度非常高,很好想到,说到底,部分餐企的防御商标意识太薄弱,江微也不例外。”

  

  所谓防御商标是指,企业将已经注册的商标覆盖更多的商品或服务,或者将自己商标的图案、文字形似音似商标作为联合商标注册,其有两大功能:

  就在防御商标上吃了大亏,才会发生被茶颜观色反咬一口的闹剧,也因此牵出了商标注册的灰色产业链。

  茶颜观色属于广州洛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旗),曾经的名字叫做广州凯昇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昇),是一家专业山寨、恶意抢注商标的惯犯。

  

  凯昇自2016年起,陆续申请了“茶颜悦色”、“知乎茶也”、“东御喜茶”、“乐乐茶”、“MAMACHA”、“约凯撒”、 “泰芒啦”、 “快乐榴芒”、 “鸡排风暴”、“疯狂婴语”等知名品牌商标。

  通过碰瓷正牌的影响力,快速放加盟敛财,无论是产品还是管理都差劲,对正牌商誉和加盟商的利益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约凯撒”商标在2018年被深圳“乐凯撒”成功打假。凯昇被法院判决承担侵权责任,导致公司并被列为失信人名单,公司不得不注销。

  皇茶,商标无法注册,最终花70万买了“喜茶”商标;

  山炮李记串串,未及时注册商标,山寨泛滥,最后改名“石灰市李串串;

  宽板凳火锅,因为“宽板凳”被其他公司抢注,被迫改名为“井格”火锅;

  ……

  互联网让爆火成为一件很简单又危险的事情。

  许多餐饮企业起步阶段品牌意识不强,产品的壁垒和门槛不够高,对商标注册不够重视,一旦品牌蹿红再去注册商标,就会遭遇空档期被打山寨店擦边球,甚至名称被抢注等尴尬事。

  之殇,老生常谈又极具代表性,从爆火到衰败也就短短一年的时间,正牌直营店不过200家,山寨加盟接近7000家,打假的时候才发现为时晚矣,有心无力。

  

  无独有偶,一夜爆红的鲍师傅的境遇也是如此。

  虽然被叫网红,但实际上早在2003年,鲍师傅就诞生了,店面在中国传媒大学(当时还叫北京广播学院)旁边定福庄北街上,只有五六十平米。

  但遗憾的是,十几年的时间,创始人鲍才胜都没有认真对待商标注册的事情。直到鲍师傅在上海的分店意外走红,鲍才胜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那时“鲍师傅”品牌名甚至是“鲍才胜”的名字都被人先一步恶意注册,山寨店超过2000家。

  为了挽救品牌,鲍师傅开始了3年打假之路,耗资百万,终于赢了官司,虽然没有让山寨绝迹,但北京地区从三百家山寨店降为不到10家。品牌没有沦为短命网红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鲍才胜说:

  “如果知道侵权这么恶略,我肯定早早就都注册好的,之前没想到江湖这么险恶。”

  目前来看,商标保护这方面,餐饮业还有进步空间,尤其是跟食品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相比。

  李鬼李逵傻傻分不清的时候,最好同时占为己有。

  每每提及山寨货,雷碧都榜上有名,但很多人不知道,“雷碧”商标被雪碧注册过了;娃哈哈把“哈哈娃”“哈娃哈”……注册了遍。

  还有热衷建立商标护城河的鼻祖“老干妈”,可以说是商标保护的钻石级选手,并且老干妈注册的近似商标每年都在扩充。

  

  拼多多关联公司注册拼夕夕的时候,大家都在呼唤阿里,实际上,阿里巴巴在商标注册上从来都没闲着。

  从爸爸妈妈到兄弟叔伯,阿里巴巴都没落下。

  

  在商标注册上,华为也是个狠“人”。

  华为在欧洲申请的商标就从P300开始一直延续到P1000。今年3月华为才发布P30手机,以过往推新品的频率推测,p1000将在2116年发布,到时候我等凡人头上的荒草都半尺深了。

  相较之下,小米的红米、黑米、爆米花......就寻常了许多。

  总的来说,抱着一颗做品牌的心做事业,就要懂得未雨绸缪。

  要在源头上减少被山寨的可能,在被侵权的过程中,也要行动迅速,不能等到山寨泛滥时才开始行动,病入膏肓之时,药石无灵。

  统筹丨刘晓红

本文由江微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6564.shtml

上一篇:财报声浪丨江微:业绩“洗澡”没必要 冲个凉继续“一根筋跑下去”下一篇:江微打赢了“海里捞”,却败给了“河底捞”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门窗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江微 高泰 0 白迈 0 同贸 0 0 跃祥 702V 0 0 0 频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