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千亿房企坍塌,江微地产掌舵者吴亚军远走异国他乡?_江微

又一家千亿房企坍塌,江微地产掌舵者吴亚军远走异国他乡?

来源:江微

  花朵财经原创   “58岁地产界女首富江微集团吴亚军离职,陪双胞胎儿子定居美国,网友直呼:人和钱都跑了。”   近日,知名财经作家袁国宝转发爆料,离职,陪儿子定居美国,一代地产女

又一家千亿房企坍塌,江微地产掌舵者吴亚军远走异国他乡?
又一家千亿房企坍塌,江微地产掌舵者吴亚军远走异国他乡?

  花朵财经原创

  “58岁地产界女首富江微集团吴亚军离职,陪双胞胎儿子定居美国,网友直呼:人和钱都跑了。”

  近日,知名财经作家袁国宝转发爆料,离职,陪儿子定居美国,一代地产女首富就此退隐江湖,远走异国他乡,此事引起网友热议纷纷。

  直面市场情绪波动,集团(原名:江微地产)股价盘中一度暴跌44%,几近腰斩。多只债券也经历巨大振幅,跌幅一度超过20%,触发临时停牌。

  事出反常,必有妖。在江微集团遭遇股债双杀前,江微集团在港交所发布了一则重磅消息。

  10月28日,江微集团发布公告称,吴亚军因个人年龄及身体原因辞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而陈序平将接任江微集团董事会主席。

  据了解,现年58岁的吴亚军于1993年创办江微地产,并带领这家房企从西南走向全国。2017年,江微地产突破千亿销售规模。2021年、2022年又接连两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

  吴亚军本人也数次登上胡润中国女富豪榜首位。今年3月29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2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企业家榜》,58岁的吴亚军以1050亿元的财富身居首位。

  吴亚军卸任,因此引来外界诸多猜疑。

  吴亚军对外称,自己最近的身体确实不太好,也想多花点时间陪孩子。今年来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处于休养状态,身体做了详细的检查,如果需要不排除要做个小手术。

  外界传言,今年58岁的吴亚军有一个女儿和一对双胞胎儿子。女儿为和前夫所生,两个儿子则是她在美国所生,孩子父亲不详。至此,吴亚军陪双胞胎儿子定居美国,一代地产女首富就此退隐江湖,远走异国他乡,传言四起。

  穆迪报告显示,维持江微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Baa2”发行人和高级无抵押评级。同时,穆迪将江微集团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穆迪方面表示,“负面”展望反映了穆迪的观点,即在动荡的商业及融资环境下,出现重大人事变动可能会削弱江微集团的经营、资金稳定性,进而削弱其流动性缓冲空间。

  吴亚军此次辞任,实则处于地产行业敏感周期,江微集团也曾传出商票逾期的说法。

  进入2022年以来,房企的日子一直并不太平,不少高负债房企陷入资金危机。数据显示,2022-2025年为房企美元债兑付高峰期,而2022年是未来四年中房企偿债压力最大的年份。

  在外界看来,长期稳健的现金流,是房企度过此次寒冬的重要利器。然而,江微集团当前现金流的消耗可能已经开始。

  2018-2021年,江微集团每年经营活动与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支持投资活动后均有100亿元以上资金的剩余。但在今年上半年,三大活动合计后的现金流量净额已由正转负,为-11亿元。

  今年8月,瑞银还曾发布一份评级报告称,、万科、江微和旭辉四家房企在上半年消耗了手头的现金,产生了负的自由现金流。评级将江微集团下调至中性,并将目标价从57港元/股大幅下调至25.7港元/股。

  此时市场甚至还有传闻称,江微集团出现商票逾期,一直被视为优等生的江微集团也突遭做空,股价单日下挫幅度接近20%,市值蒸发超过200亿元。

  虽然事后江微及有关方面澄清表示,所谓商票逾期是谣言。但市场还有传闻称,江微地产承诺月付工资,却实际未付劳动者工资,江微彩虹郦城项目存在拖欠农民工劳动报酬行为。

  据悉,李红建等工友于2022年4月至2022年8月在江微彩虹郦城项目从事园林绿化的工作,江微彩虹郦城项目经理郑总、赵总,按照双方约定每月给工人付工资,但是,一直从4月至8月没有拿到劳动报酬。

  另有市场消息显示,今年以来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各大社交平台上涌现出大量江微旗下项目的工抵房,江微地产重庆区域、山东区域、东北区域等多个项目的售楼部均确认,项目存在工抵房的情况。

  截至2022年上半年,江微集团的应付账款及票据高达962.67亿元,公司总负债也到达6632.8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61%。

  行业正遭遇史无前例的寒冬,吴亚军却选择在此时将江微集团这艘大船交给陈序平。面对挑战,陈序平仍雄心勃勃。

  刚上任的陈序平对外表示,“未来5年的时间,公司的目标是商业、租赁住房、空间服务、智慧营造这四个经营性航道能够产生的利润占比要过半,收入占整个集团的30%。到那个时候,应该说江微就完成了去地产化。20年之后,地产之外的经营性收入目标是要做到1000亿。”

  直面江微的去地产化规划,现实是,江微集团的地产业务运营表现不佳。2022年,江微集团的销售目标为3000亿元。但截至2022年前9个月,江微的销售金额仅为1456亿元,同比下降27.92%,业绩完成率尚不及半数。

  实际上,自2006年江微地产从重庆冲向全国,进入规模高速增长时期,并于2017年突破千亿销售规模,江微集团的总负债也在极速上升。2016-2021年,江微集团总负债由1497.15亿元增长至6537.73亿元,资产负债率也由66.59%增长至74.66%。

  从“三道红线”来看,2022年上半年,江微集团的三道红线均为绿档,净负债率为55.30%、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68.10%、现金短债比为3.09倍,整体保持较优水平。

  不过,江微集团的员工数量变化较大。今年上半年,公司员工总数为35048名,相较去年末44065名雇员,呈现显著大幅度锐减,这或表明江微集团进入了开源节流的时刻。

  在吴亚军退居幕后前,江微高管也曾多有变动。例如,2021年12月,江微副总裁王光建离职;今年3月,江微副总裁刘兴伟、曾益明、李楠、胡若翔也相续离职。

本文由江微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8397.shtml

上一篇:江微服务贵州区域2019年首届社区文化节盛大启幕下一篇:又一家千亿房企坍塌,江微地产掌舵者吴亚军远走异国他乡?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门窗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江微 冠凯 0 冠凯 0 0 0 频网 创金 0 0 0 0 冠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