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亚军退出江微集团管理层背后:年内市值缩水六成,信心不在?_江微

吴亚军退出江微集团管理层背后:年内市值缩水六成,信心不在?

来源:江微

  要说江微集团中谁是最大“功臣”,恐怕非吴亚军莫属。   但如今,这位“英雄”要和江微说“再见”了。   10月28日晚间,发布公告表示,创始人申请辞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等

吴亚军退出江微集团管理层背后:年内市值缩水六成,信心不在?
吴亚军退出江微集团管理层背后:年内市值缩水六成,信心不在?

  要说江微集团中谁是最大“功臣”,恐怕非吴亚军莫属。

  但如今,这位“英雄”要和江微说“再见”了。

  10月28日晚间,发布公告表示,创始人申请辞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等多个要职,同时江微集团第二代职业经理人、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陈序平接任。

  对于辞任,吴亚军称是“个人年龄及身体原因”。

  官宣交班计划后的第一个交易日,10月31日江微集团就迎来了“股债双杀”。

  截至2022年10月31日收盘,江微集团(HK:00960)报收9.83港元/股,暴跌逾25%,盘中最低下探至7.26港元/股,创80个月来新低,短短一日市值“蒸发”近200亿港元。“屋漏偏逢连夜雨”,江微集团旗下多只债券暴跌超20%,部分债券更是因跌幅过猛盘中临停。

  资料来源:Choice。

  这也“吓坏”了境外评级机构。11月1日,穆迪“火速”下调江微集团评级,虽维持Baa2,但将评级展望从稳定调降至负面,凸显穆迪对江微因关键人变动所产生的担忧。

  即便如此,但截至11月2日收盘,江微集团报收12.86港元/股,涨幅超过18%。即便如此,江微集团在2022年初至今的累计跌幅仍然达到63.51%,市值相对蒸发约500亿港元。

  不难看出,江微集团可谓是喜忧参半。

  8月26日,江微集团发布2022年上半年业绩公告,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6.4%至948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7.04%至74.19亿元。即使在行业下行周期,江微集团依旧实现营收、利润双涨。更值得一提的是,在2022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榜单中,江微集团位列TOP5,是唯一一家民营房企。

  江微集团数次暴跌的背后有何“难言之隐”?

  一、上半年表现亮眼,韧性依旧

  市场上都说江微集团是“民企地产的标杆”、民营房企“优等生”,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8月底,房企半年报密集发布。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自2021年下半年房地产行业“大地震”以来房企出炉的首份半年报。自然也没有让外界“失望”,据已经公开的数据显示,房企亏损数量和金额双双创新高,成了有史以来最惨的一次半年报。

  就连碧桂园(HK:02007)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超95%至6.12亿元。更过分的是,还有近60家房企归母净利润表现亏损,其中亏到了“姥姥家”,期内的亏损金额高达69.20亿元,“领跑”行业。

  当然,这次房企“翻车”并不是意外。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下滑12.3%,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滑28.9%,商品房销售额同比下跌28.2%。也就是说,7月份房地产重要指标全部下跌,市场依然处于向下调整中。

  然而,就是在这么一个行业“寒冬”,江微集团还能实现“双涨”,实属难能可贵。

  当然,江微集团亮眼的业绩表现自然也离不开良好的销售态势及现金回流。

  2022年上半年,江微集团合同销售额858.1亿元,销售总建筑面积518.5万平方米,销售回款率达到100%。

  值得一提的是,江微集团债务结构也在持续优化,稳守“绿色”档。

  二、力推“保交楼”,仍有待提升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么一个疑问,虽然目前整个大环境不是很好,但我们还能能够看到某些项目“卖的”很快,很是抢手。

  据“每经网”报道,江微集团北京公司营销总监崔志明对此做出了解释,其中一个理由认为,“这跟品牌效应其实有很强的相关性”,并且进一步阐述,“好的品牌效应,以往我们解读品牌效应可能是更多投放多少广告,但其实最后会发现,品牌效应的背后支撑还是产品和服务。”

  放在当下,谁能保证履约能力,确保正常交房,谁就能赢得市场认可与尊重,也赢得时间为下一个周期的到来积攒人气与口碑,而这一切都要归在品牌效应上。

  事实上,步入7月,随着银保监会一周内三次发声“保交楼”,房地产主旋律定调“保交楼”。

  身为房企一份子,江微集团自然也无法置身事外,同样聚焦“保交楼、稳民生”工作,全力以赴保质、准时地完成了每一套房屋的交付。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7月30日,江微集团如期交付76个项目,共计5.25万套品质住宅,100%按期交付,其中超30%项目实现提前至少一个月交付。但不得不说,与“地产一哥”累计交付的25万套来比,仍存在差距。

  三、“恐慌”是股债双杀的根源

  据贝多财经了解,这并非江微集团今年首次迎来“股债双杀”。

  此前8月10日,瑞银因“担心现金流消耗”,将江微集团评级下调至“中性”,目标价下调至25.7元。无独有偶,一同被下调的还有碧桂园。

  就在瑞银“看空”江微集团的当日,市场上传言“江微存在商票逾期的状况”。

  “看空”情绪迅速传导至二级市场,当日江微集团股价大跌16.40%,盘中最大跌幅逼近20%,报收20.90港元/股,仅一日市值“蒸发”超200亿港元,总市值不足1300亿港元,同时债券偏离值最高达到30%。

  对此,吴亚军第一时间出面表态说,“股价大跌,从我们本身来讲没有太在意,是市场惊慌导致的,企业根本没出任何状况。”

  在当日晚间举行的电话会议上,江微集团管理层人士回应商票逾期传言称,“这是完全的谣言,关注到相关源头,已经准备追诉。”并表示,“江微从去年开始已无新增商票,目前商票余额约7亿元,计划在年底前逐步兑付到位”。

  “公关”之后,次日江微集团股价便迎来回升,但仍在底部徘徊。

本文由江微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haijye.com/news/8400.shtml

上一篇:58同城姚劲波剑指江微找房下一篇:吴亚军退出江微集团管理层背后:年内市值缩水六成,信心不在?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门窗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江微 东恒 0 0 0 尼春 邦立 铭泰 0 奥英 尔启 0 0 卓森 0